2021年1月9日

麻豆传媒映画吴梦梦

作者 admin

  

一行人到瞭國子監的時候,國子監外面已經是人山人海,從國子監的牌坊開始,便是每三步一名玄甲軍的軍士直著長矛矗立在那裡,維持著國子監外圍的秩序,而國子監的牌坊外,盡是看熱鬧或是等待自己親人好友的百姓,而參加春闈的文人士子,正在排隊入場。

在國子監門口為考生搜身的是李恪的人,而等到考生進入考場時還需要接受錦衣衛的檢查。

錦衣衛比玄世璟現行,現在自然已經到瞭國子監,進瞭國子監內瞭。

神侯府的馬車行駛到國子監門口的時候便被玄甲軍給攔下來,見到玄世璟到來,李恪親自走上前來問候。

“小璟,許久不見啊。”李恪站在玄世璟面前,面帶微笑的與玄世璟打招呼,看到一旁坐在馬背上的房遺愛,微笑著點瞭點頭。

房遺愛亦是點頭回禮。

玄世璟翻身下馬,對著李恪拱拱手:“是啊,年後我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吳王殿下就去瞭軍中,此後事情繁多,倒也騰不出空來相聚瞭。”

“這馬車裡......”李恪看向玄世璟身後的馬車,玄世璟和房遺愛都是騎著馬來的,那馬車裡坐著的,又是誰?

李恪一直在長安外的軍營裡,對宮裡的消息自然知道的不多,晉陽出宮的事情,李恪也沒收到什麼消息。

“三哥,許久不見啊。”馬車的車門簾被掀開,露出瞭晉陽精致的面容。

“兕子?!”李恪見到晉陽,有些驚喜:“你怎麼來瞭?”

晉陽出瞭馬車,從馬車上跳下來,走到李恪面前,笑道:“這幾日在宮中都快悶壞瞭,正好恰逢春闈,我便跟父皇請瞭旨意出宮來散散心,璟哥哥不是帶瞭錦衣衛負責國子監內的巡視嘛,兕子就跟著來湊熱鬧瞭。”

“看來父皇還真是放心瞭,才將允許你出宮啊,青雀沒有來嗎?”李恪問道。

像晉陽出宮這種事情,一般在宮外安排的,不是玄世璟,就是李泰,今天玄世璟肩膀上的擔子比較重,李恪怕到時候玄世璟顧不上晉陽,國子監雖說防護嚴密,但是國子監中的人終究是太多,李恪擔心晉陽在國子監中出什麼意外。

“不是有三哥和璟哥哥在嘛,國子監中防守這般嚴密,還能有什麼問題。”晉陽笑著回應道。

玄世璟看瞭看時間,自己也該進國子監瞭,裡面的錦衣衛現在都在常樂的安排下在國子監內集合著,玄世璟還要前去給錦衣衛們分派任務。

“吳王殿下,時候不早,小弟就先進去瞭,咱們他日再敘。”玄世璟對著李恪拱手說道。

李恪點點頭:“恩,如此,小璟就趕快進去吧,記得照顧好兕子。”

“三哥放心,兕子可不是小孩子瞭。”晉陽嘟著抗議。

“是是是是是,兕子長大瞭,快去吧。”李恪對著晉陽笑瞭笑,隨後示意身後的玄甲軍對馬車、馬匹以及這一行人放行,連車中的江慕晴都沒有多問什麼。

玄世璟等人告別瞭李恪便在玄甲軍的註視下進入瞭國子監,從牌坊往裡走瞭不久,便見到瞭等候在路口迎接玄世璟的錦衣衛。

進入國子監的考生由吏部負責安排,現在考生們都還沒有全部進入國子監,所以,剩下這點兒時間,便是玄世璟要安排錦衣衛的時間瞭。

今年春闈因為場地設在國子監的緣故,所以考場的數量也比之往年多瞭起來,每個考場都要分派四名錦衣衛駐守,這樣一來,將近六十多個錦衣衛就被抽掉瞭出來。

看著剩下的四十名錦衣衛,玄世璟想瞭想,便讓江慕晴帶著十名錦衣衛去瞭廚房,春闈考試的時間很長,自然考生要在這國子監內用飯,飯食自然也就成瞭重中之重,不能出任何差錯。

“常樂。”玄世璟朝著身後喚瞭一聲。

“屬下在。”常樂應聲上前一步。

“帶著剩下的人巡視國子監內部,若發現可疑,寧錯殺,不放過。”玄世璟吩咐道。

“是,屬下遵命。”常樂領命而去,帶著剩下的錦衣衛離去,隨後,這些錦衣衛便分散在國子監的各個角落之中。

“侯爺,那我和房長史呢?”趙元帥見神侯府的其餘人都有瞭自己的任務,唯獨自己和房長史還閑著。

“放心,落不下你們。”玄世璟笑道:“房二哥,與吏部那邊的交接和協作就靠你瞭和元帥瞭。“

房遺愛點點頭:“恩,放心吧。”

“既然如此,就散開吧,我帶著兕子去考場那邊看看。”

眾人分散開之後,玄世璟便帶著晉陽往最近的一間考場走去,後天就是高峻和瓏兒的大婚,雖說現在兩人都是錦衣衛,但是玄世璟還是很有人情味兒的沒有將兩人帶上,麻豆传媒映画吴梦梦,婚前要準備的東西可不少,就讓他們小兩口和府上的人忙活去吧。

整個國子監現在除卻外面人來人往的腳步聲之外,便再無其他動靜,似乎就連枝頭上的鳥兒也知道今天是個不一樣的日子,腳步聲由遠及近,鳥兒們便振翅撲棱棱的離開瞭枝頭。

“這氣氛還真是緊張啊。”晉陽感慨道:“絲毫不比宮裡的大朝會差些。”

“是啊,也不由得他們不緊張,這春闈是一些文人士子進入仕途的最好機會,若是新科及第,金榜題名,不光是光宗耀祖,還是鯉躍龍門啊。”玄世璟說道。

“隻是不知道今年會有多少士子能入瞭父皇的眼。”

殿試的事情,晉陽是知道的,今年的進士都會在蕭瑀的安排下帶入太極宮接受自傢父皇的考校,這對大唐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一場春闈,能改變很多人的命運,至於是好是壞,現在來看,定是好的,不然科舉也不會盛行這麼長的時間,隻是,選拔出來的人,真的就是真正的人才嗎?真的就能夠將其放在朝廷中治理天下嗎?

在玄世璟看來,治理天下,又或者是為一方百姓謀福祉,並不是儒傢經典學的多麼的純熟,四書五經背誦的多麼流利就能夠做好的一件事。

(。)

大唐第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