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9日

app小草莓

作者 admin

  

李南方實在是不明白,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讓嶽梓童突然變得這麼不可理喻瞭。

昨天還好好的,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

僅僅過去一夜,就像是完全變瞭個人似的。

搞不懂嶽梓童的想法,李南方也懶得去問個明白。

因為嶽阿姨一直都是這種神經病一樣的氣質,風風雨雨這麼久,誰不瞭解誰啊。

這女人啊,就是不能慣著。

冷她兩天,她自己就會乖乖回來的。

至於臨走前說什麼“你做不到,我幫你”的話,那就更可笑瞭。

她怎麼幫啊?

總不能把老子的其他女人全都殺瞭吧。

“諒她也沒那個膽量。”

李南方冷哼一聲,拉過來被子,蒙頭躺下,繼續睡覺。

在他看來,嶽梓童是沒膽量,也是完全沒必要,就因為龍城城而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確實如此。

如果嶽梓童真的隻是知道龍城城的話,有可能都不會埋怨李南方一句。

畢竟這個人渣身邊的女人,兩隻手都數不過來瞭,誰還在乎多一個龍城城。

可問題是,多一個楊甜甜就不行。

昨夜站在帝王谷的界碑旁,嶽梓童想瞭很多。

她不能變成神仙,讓時光倒流,改變一切,唯有接受面前的現實。

接受之後,又該怎麼做?

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那是不可能的!

認清楚李南方這個人渣的本來面目,傷心欲絕,然後徹底離開他?

嶽梓童做不到。

她已經離不開李南方。

再說瞭,李南方也不是第一天人渣,要不是這種人渣特質,她也不會愛上他。

再再說瞭,李南方也算是受害者,如果他是清醒的,肯定不會做出這種荒唐事情來。

嶽梓童離不開李南方,那就讓楊甜甜離開?

不,這更不可能。

面對自己的母親,嶽梓童已經夠不孝的瞭,她如何能再去傷害。

她也不是猜不到,正因為這種荒唐關系,楊甜甜才會活著進入隻埋葬死人的帝王谷,受盡苦楚。

母親付出瞭這麼多,她這個當女兒的,絕對不能為瞭自己的幸福,繼續傷害母親。

而且,還要想盡辦法把母親接出來,讓她快快樂樂渡過後半生。

這才是嶽梓童應該做的。

既然是這樣。

那麼整件事情,隻會有一個結局。

那就是像李南方說的那樣,母女花一起。

嶽梓童想的很清楚。

母女花那是絕對違背人倫常理的,放在古代帝王傢,都不能被接受,要不然也不會出現,史書上從未記載這類事件的情況。

在各種不可阻擋的原因面前,這種荒唐事落在她身上瞭。

她不得不接受。

但是接受的前提是,李南方必須和其他女人撇清關系。

嶽梓童絕不容許任何人,看到她們母女花一起在李南方的身邊。

如果再去傻乎乎地接受李南方其他的女人,那麼在今後的日子裡,勢必會會讓她和她的母親,變成其他女人私下裡恥笑的對象。

嶽梓童可以不要臉,不在乎任何人的恥笑。

可楊甜甜不行。

性格軟弱的楊甜甜,會為此愧疚一生。

這不是嶽梓童想看到的。

那麼一個選擇擺在瞭面前。

就是剛剛她給李南方的選擇。

要麼是她們母女花,要麼是其他女人。

李南方想來個大小通吃,一個子都不剩,那是癡人說夢。

他做不出選擇。

好,嶽梓童幫他。

趕走那些女人。

如果趕不走,那就一個字,殺!

八百村外,一輛小型汽車停在瞭,村口界限以外的山中密林裡。

從昨天到今天日上三竿,宗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把一輛汽車開到這邊來。

再往前,他不敢走瞭。

三個身體健壯的傻小子,堵在瞭進村的路口上,好像是攔路搶劫的好漢那樣,赤手空拳劈砍碗口粗的樹枝,說什麼拿回去當燒火炕的柴火用。

宗剛不認識整個八百赫赫有名的二愣子、石頭和拴住。

但是,僅從這三人表現出來的身手上看,十個他拴在一起,也打不過三人中任何一個。

既然這樣,倒不如老老實實在外面等著。

還好,嶽傢主沒讓他等太久,就從遠處的村子裡,大踏步走瞭出來。

看到嶽梓童,三個傻小子嬉笑著抱起來柴火回傢瞭。

宗剛這才長出一口氣,急忙打開汽車車門。

“大小姐。”

簡單的一聲招呼,嶽梓童眼睛都沒抬,直接坐進車裡。

宗剛又急急忙忙跑回駕駛座。

昨天,在電話裡,嶽梓童說的是派人來接她。

可宗剛知道,李南方的傢鄉不是任何人都能來的,隻有他親自過來才行。

隻是接上瞭嶽梓童之後,再去幹什麼,他就不知道瞭。

“大小姐,我們是回傢,還是去看看嶽臨城?”

宗剛小心翼翼問道。

昨天聯系大小姐之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匯報嶽臨城的情況。

也是聽到瞭匯報,大小姐才決定讓人來接。

宗剛想當然地就以為,大小姐有可能會去看看已經重傷不治的嶽臨城。

誰知,嶽梓童現在的心思,根本就沒放在這上面。

“去青山。”

嶽傢主隨意一揮手。

宗剛不敢再多說廢話,啟動汽車,奔赴青山。

山中密林的路,本就不怎麼好走。

宗剛開車是膽顫心驚,又不敢速度過慢。

偏偏嶽梓童坐在後座上,做出來的一系列安排,更讓他心神慌亂。

嶽梓童閉目養神瞭片刻,拿出手機,就撥通瞭賀蘭小新的電話。

“幫我找人,殺瞭花夜神。”

這是嶽梓童說出的第一句話。

不光是宗剛聽到之後,手抖的厲害。

電話那頭的賀蘭小新,也是嚎叫著問道:“童童,你瘋瞭吧?”

嶽梓童就是瘋瞭。

可她不會讓任何人知道,她此刻發瘋的原因。

完全不給賀蘭小新多問幾句的機會,結束通話之後,再度撥通瞭花夜神的號碼。

“花夜神,有人要殺你。”

嶽梓童的話簡單明瞭。

正因為如此簡潔,讓人聽得明白,開車的宗剛才會出現片刻的愣神,差點撞上前方的一棵大樹。

他是真不明白,大小姐在玩什麼蹊蹺遊戲。

電話那頭的花夜神同樣不明白。

但是心情不好的嶽傢主,才不會向任何人解釋什麼。

說完那句話之後,根本不等花夜神回應,結束通話,撥出去第三個號碼。

“閔柔,我要回青山一趟,咱們姐妹好久不見瞭,晚上一起坐坐,聊一聊。”

如沐春風般的笑容。

無比歡快的語氣。

開車的宗剛卻感覺一股寒氣從腳底直竄頭頂,頭都不敢回的。隻恨不得有個人能來到他身邊,把他的兩隻耳朵割下來。

當然,不會有人來這裡割掉宗剛的耳朵的。

電話那頭的閔柔,也不知道嶽梓童這邊的情況。

閔柔隻會帶著些許欣喜和緊張,連聲說“好”,然後就聽到電話掛斷的忙音。

嶽梓童臉上的笑容消失瞭。

比之前更加陰森恐怖的面容,不帶絲毫情感地再次撥出去一個號碼。

“康維雅,給你一個月的時間,給我把南方集團徹底搞垮!”

對於嶽梓童的所作所為,宗剛已經自動選擇忽略掉。

這之後嶽傢主還給誰打過電話,他不知道。

他隻知道,會有大事發生瞭。

因為當嶽梓童打完所有電話的時候,伸手拍瞭拍他的肩膀,輕聲說道:“宗叔叔,麻煩你告訴我怎麼聯系大伯嶽臨山。我知道,整個嶽傢除瞭爺爺之外,隻有你和我大伯有聯系。我有話要和大伯說。”

嶽傢有兩個分支這件事情。

嶽傢人基本都瞭解個大概,但是具體怎麼回事,隻有嶽老爺子和宗剛這個生活秘書才知道。

直到嶽梓童當上瞭傢主,才有資格知道一些具體消息。

但是兩個分支之間,必定是沒有什麼聯系的。

就連嶽老在過去的二十多年間,也從沒和嶽臨山見過面,甚至連臨死彌留之際,都囑托宗剛,絕對不允許嶽臨山回傢吊唁。

而現在,嶽梓童竟然提出瞭這樣的要求。

為什麼?

她又要做什麼?

宗剛心中思考著這兩個問題。

嶽梓童也留給瞭他足夠的時間去思考。

這一整天,有很多人都在思考同樣的問題。

也包括睡瞭一個回籠覺醒來,精神奕奕的李南方。

日落西山。

從西伯利亞吹來的凜冽西北風,讓八百的氣溫再次下降瞭許多。

疙瘩躲在窩裡,啃著一塊能史上一整天的冰凍牛肉幹。

師母照顧著龍南城,歡快地吃下牛奶、大米、紅棗、核桃混在一起,做出來的米糊粥。

這小傢夥不愧是繼承瞭他爹的大部分基因,昨天差點被一個瘋女人掐死,又或者掉下上摔死,嚇得都哭暈過去瞭。

可等今天醒來,又像沒事人似的,該吃吃、該喝喝。

看到李南方進來,半歲多的龍南城好像是有記憶那樣,撇過頭去,不願搭理這個曾經用滿臉鋼針紮過他的傢夥。

對於自己親兒子的這番表現,李南方一個當爹的肯定不在乎。

照樣是過去,掐掐小臉,挑挑下巴。

逗得孩子皺眉不已,他自己卻是無比開心。

師母在旁邊看著這父子兩個的樣子,露出一副舒心的笑容。

或許,傳說中的天倫之樂,大抵就是這個樣子吧。

隻等到李南方玩累瞭,才把心思從龍南城身上收回來,轉頭輕聲問道:“師母,梓童呢?”

“唉,梓童她走瞭。”

師母嘆息著搖搖頭,作為一個長輩,面對這麼荒唐的事情,她實在沒辦法多說什麼。

都說治療傷痛最好的藥物,就是時間。

希望,他們往後會好吧。

李南方對嶽梓童走掉的消息,並不驚訝。

早晨嶽阿姨那副無理取鬧的樣子,就證明她不願意繼續在八百待下去瞭。

走瞭也好,反正這女人鬧累瞭,自己就會回來的。

李南方搖搖頭,轉而問道:“老頭呢?”

“老謝請他幫忙,中午的時候就出門瞭。”

“老謝請幫忙?還有什麼事是他辦不成的瞭?”

李南方驚疑萬分。

師母溫柔的笑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聽說,京華的一位老革命傢失蹤瞭。”

官路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