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0日

麻豆传媒狠狠撸撸一撸

作者 admin

在爆發決戰之前,般若艦隊的人以為他們必勝。

清月堂主和八千子民們,也覺得己方沒什麼優勢,不大可能獲勝。

但最終的結果,卻讓般若艦隊的兩位元帥和神將們瞠目結舌,當場傻眼瞭。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跟清月堂的人廝殺到最後,竟然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分散的七處戰場上,般若艦隊的神艦加起來不過五十幾艘,將士不過萬人,且一半的人都帶傷。

再看看清月堂的八千子民,也隻剩下近千人活著,且人人都狼狽不堪,傷勢淒慘。

方圓十萬裡的范圍內,所有的山川河嶽都消失瞭,被夷為平地,化作廢墟。

滿地都是戰艦的殘骸與碎塊,黃土和廢墟中灑滿瞭屍骸、血跡和神器碎片,十分慘烈。

表面看起來,般若艦隊的人數占據優勢,好像是贏得瞭勝利。

但實際上,般若艦隊幸存的一萬將士,戰鬥力跟清月堂的一千人差不多。

也幸好雙方廝殺到最後,神力都消耗殆盡,發揮不出多大的威力瞭。

若是雙方都處於巔峰狀態,繼續拼殺下去,很可能是全軍覆沒。

左元帥和石元帥徹底傻眼瞭,看著僅存的一萬名將士和五十幾艘神艦,想自殺的心都有瞭。

“完瞭!我們徹底完瞭!”

“曾經的十萬將士,四百多艘神艦,如今竟然隻剩下這麼一丁點,還元氣大傷……”

“不用神帝大人下令懲罰,我們自己抹脖子算瞭!”

“怎麼會這樣?我們明明占據上風,全面壓制清月堂的人啊!

為何我們隻疏忽瞭半個時辰,結果就變成瞭這樣?”

“隻剩下一萬傷勢慘重的將士,我們要如何向神帝大人交待啊!!”

兩位元帥都心如死灰,滿腔絕望。

眾多神將也失魂落魄,六神無主。

好在,左元帥和石元帥快速冷靜下來,兩人對視一眼,便不約而同地下達瞭命令。

“撤退!”

“所有將士聽令,立刻撤退!”

事到如今,他們已經顧不得般若神帝交待的顏面和威嚴瞭。

及時止損,保存這一萬將士,才是重中之重。

這個時候還想著把清月堂打垮,逼得清月堂認輸投降,那簡直是腦子進水瞭!

另一邊,清月堂主和幾位護法、長老的心情也差不多。

他們看著幸存的一千子民,看到子民們淒慘狼狽的模樣,都是一陣後怕和驚愕。

他們也沒有料到,之前的一時義憤和沖動,竟然釀成瞭如此慘烈的後果。

當初出征的一萬五千名精銳子民,如今竟然死瞭一萬四,僅剩下一千人。

而且,這一千人都耗盡瞭神力,有一半的子民都近乎廢瞭。

這對清月堂來說,絕對是致命打擊!

清月堂幾萬年來積累的神王強者,在這一戰中消亡瞭七成!

幾萬年來培養的上位神君高手,也消亡瞭九成五!

可以說,清月堂的中堅力量,幾乎是斷代瞭。

沒有兩三萬年的時間,清月堂根本無法恢復元氣!

而這一切,都讓清月堂主深深自責與懊悔,並且對般若艦隊更加深惡痛絕。

此時的結果,才真正應瞭他之前說的那句話,雙方已經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完瞭!清月堂幾萬年的心血,一朝盡毀!”

“我們清月堂已經名存實亡瞭,隻怕神殿得知消息後,會把我們並入其他分堂……”

“該死的般若神帝,都是她麾下的混蛋們害的!”

幾位護法和長老們既絕望又憤怒,面孔扭曲,聲音嘶啞的議論和咒罵著。

好在,清月堂主還能壓制憤怒,保持理智和清醒。

他果斷下達瞭撤退的命令,用盡最後的力量,掩護各處戰場的子民們撤退。

當然瞭,雙方都在撤退的過程中,還是有一些傷亡增加,但影響不大。

百息時間後,雙方的人全部分開,各自向後撤退。

很快,清月堂的一千子民們,在清月堂主的召集下,匯聚在一起。

清月堂主並未多說什麼,也沒有向般若艦隊放狠話,隻是滿懷怨毒的瞪瞭般若艦隊一眼,便帶著子民們轉身離開,趕回七月山。

如果般若艦隊取得勝利,傷亡不大,尚能追殺清月堂主等人。

但他們自身傷亡慘重,僅剩五十艘神艦和一萬將士,又怎敢追殺清月堂主?

相比之下,其實他們的損失更大,處境更加危險。

畢竟,清月堂在這一戰中損失瞭一萬四千名精銳,卻還有十八萬子民留在七月山。

而般若艦隊的十萬將士,最終隻剩下一萬人,且短期內無法擴充人口。

這才是最致命的打擊!

哪怕不再跟清月堂爭鬥,不管般若艦隊走到哪裡,都失去瞭與其他分堂爭雄的資格。

甚至於,雙方已經結下瞭血海深仇,般若神帝還能否加入空明神殿,都成瞭未知的。

五十艘戰艦集合之後,在兩位元帥的指引下,悄然退向南方。

艦隊會撤退到安全地帶,再讓全體將士們休養療傷。

在艦隊撤退的過程中,左元帥和石元帥相聚一堂,面容苦澀的對視著。

“怎麼辦?”

“事已至此瞭,還能怎麼辦?”

“先給神帝大人傳訊,如實稟報結果?”

“自然是如實稟報,但罪魁禍首就是清月堂!”

“不論神帝大人能否饒恕我們,事情已經發生瞭,逃避也沒有用,還是勇敢面對吧。”

這一次,石元帥也參與瞭這個‘彌天大錯’,他無法推卸責任,也喪失瞭這個念頭,一副認命的姿態。

左元帥不再多說,拿出特制的傳訊玉簡,就要給般若神帝傳訊。

但話到瞭嘴邊,他還是由於、退縮瞭,將玉簡遞給瞭石元帥。

“還是你來匯報吧,本座愧對神帝大人的信任,無顏再說什麼。”

石元帥理解他的心情,也不推辭,接過傳訊玉簡開始稟報情況。

“咻!”

傳訊玉簡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幽暗的天空中。

兩位元帥靜靜地仰望著天空,一言不發地佇立許久。

他們既是等待般若神帝的回訊,也是在等待命運的判決。

劍破九天